当前位置:中国港口网 > 上市港口企业 > 重组五周年,看这家航运企业改革的聚变式效应

重组五周年,看这家航运企业改革的聚变式效应

来源: 企界 发布时间:2021-06-15 8:00:00 PM 分享至:

时光无情。这些年,一批新行业不断涌现,不少老产业黯然退场。航运业,这个有着数千年历史的行业,却历久弥新,生机勃发。

2016年组建的中远海运,无疑是这一历史进程忠实的践行者。

重组5年来,中远海运在央企经营业绩考核和党建责任制考核中蝉联A级,在《财富》世界500强排名中连年攀升,在全球最受信赖公司航运企业中独占鳌头。

回望过往,可以看出,以新集团组建为契机,敢破敢立大破大立,始终着眼国际竞争,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推进资源优化配置,彻底改造企业的内涵与外延,促成上下游产业协同合作,构建全球最为完整的航运产业链,是中远海运重组成功的关键因素。

竞争倒逼下的“集体婚礼”

2016年前后,全球航运业的至暗时刻,也是竞争白热化的阶段。

当时的国内海运企业,包括中远集团、中国海运、招商局、外运长航等。其中,中远与中海超过40%的业务和客户重合,船舶、航线、网点等方面投资重复,总体资产利用效率不高、规模效应难以释放。

国际巨头趁虚而入,进一步挤占了国内企业的市场份额。当时的中远集团已经是国内最大的海运企业,但集装箱运力仅排名全球第七,中国海运则排名全球第八。

在此背景下,中远集团、中国海运等企业的生存压力进一步加大。同时,中国的供应链安全问题也日趋突出。

为此,党中央国务院作出了重组中远集团和中国海运的重大决定。

中远海运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许立荣表示,组建中远海运既是迫于生存压力的当务之急,也是转型升级的必然要求,“要提升国际市场上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应对全球竞争。”

显然,这个判断是当时行业领军企业的共识。2016年前后,航运业出现了多场“婚礼”与一场“葬礼”,全球排名前20的企业中,至少有7家消失。

2014年12月赫伯罗特与智利南美轮船合并;

2015年3月汉堡南美收购智利国家航运公司;

2016年2月中远、中海重组整合;

2016年6月法国达飞收购东方海皇;

2017年12月马士基收购汉堡南美;

2018年4月日本邮船、商船三井、川崎汽船重组为ONE;

2016年8月韩国韩进海运破产。

“新手”逆袭

2016年前后是世界航运业的低谷。疾风识劲草。刚刚面世的中远海运,能经受风浪的洗礼么?

“中远、中海集装箱船队原来分别排名世界第七、第八,整合后排名世界第四,名次上看进步不大,资源质量却有了飞跃。”时任中远海运总经理万敏表示,重组前,两家公司只能布局以中国为主的东西航线、东南亚航线和内贸航线,重组后跻身世界第一梯队,真正实现从跨国经营向跨国公司转变,具备全球航线布局能力。

“在决定企业效益的诸多因素中,有两个因素非常关键,一是市场行情,二是生产成本。”中远海运集运副总经理张炜介绍说,经过重组整合以后,在当时航运市场没有明显改善的情况下,中远海运的成本明显降低了。“因为航运业尤其是集装箱运输业,有规模才能引领市场、赢得话语权。”

据统计,2016年,整合重组就带来了50亿元的协同效应,足以抵消重组的成本。

更大的变化,是企业行业地位提升后,话语权明显增强。

2016年:

中远海运集运联合达飞、长荣、东方海外组建了“海洋联盟”,总运力达到655万标准箱,全球市场份额达到29.8%,形成了目前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航运联盟。

中远海运发起召开了国际海运年会,发布 “国际行业合作机制”倡议书,并随后与17家港航企业达成了“博鳌共识”,提出“当前,反垄断已经不是国际航运业的突出问题,反倾销才是必须高度关注的问题。”这一理念得到了全球航运公司的普遍支持。

波罗的海交易所总裁三次到访中远海运,就其提出的BDI指数设计建议进行深入沟通。此后,波罗的海交易所成立了亚洲顾问委员会,邀请中远海运参与。

参与整个波罗的海指数修订工作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这意味着传统上欧美主导全球海运格局正在打破。

握指成拳

重组以来,中远海运十分重视产业链上下游的联合与协同,要求各板块善于算大账,不要算小账。

比如,2020年下半年起,全球集装箱供应紧张。中远海运充分发挥收购胜狮货柜之后的产业链优势,不仅满足了自身用箱需求,还积极服务其他航运企业,为保障我国进出口业务做出了积极贡献。

对此,许立荣表示,“一个指头是没有力量的,但如果把手掌攥起来,产业链联合起来,形成拳头,我们抗击市场变化的能力就会大大增强。”

在航运企业的产业链之中,港口,发挥着更加重要的作用。中远海运重组以来,明显地加快了港口领域的布局步伐。

● 围绕集装箱船队网络,布局了一批国际枢纽港,比如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新加坡、西班牙瓦伦西亚港、荷兰鹿特丹港、中东的阿布扎比港和秘鲁的钱凯港等;

● 依托腹地需求,布局了一批体量相对较小的门户港,包括土耳其坤坡港、西班牙毕尔巴鄂港等,这些港口虽然业务规模不如大型的中转枢纽港,但费率较高,收益不错。

在积极围绕一带一路倡议布局港口的同时,中远海运也将扬州、张家港、南京等非战略核心的港口股权适时出售,进一步优化资源布局,提升资产使用效率。

2016年以来,中远海运港口先后完成了西班牙、阿布扎比、青岛国际、南通、武汉、钦州等13个国内外码头项目的投资,其中海外码头8个。

截至2020年12月底,中远海运在全球投资码头58个,其中51个集装箱码头,年设计吞吐能力1.27亿标准箱,排名全球第一,权益吞吐量排名全球第二。

码头遍布中国沿海五大港口群、长江中下游、东南亚、中东、北美、欧洲、南美洲及地中海等区域,初步构建起了以中国为主、服务全球的码头网络,实现了从国内经营者到全球经营者的转变。

人们常用“大风大浪、大进大出、大起大落、大喜大悲”来形容航运业的周期性变化。

但中远海运重组以来,企业因周期性变化而出现的波动渐趋平滑,逐渐走出了“市场好效益好、市场坏效益坏”的定式,成为近年来央企重组成功的典范之一。

企业尤其是央企之间重组,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到打破既有组织边界,建立重新融合的问题。既得利益、历史惯性的作用下,使得这一过程变得敏感复杂,动辄得咎。

回避矛盾,还是直面挑战?中远海运选择了迎难而上。

风正一帆悬。在不断推动资源优化配置和全球业务布局的过程中,中远海运展现出来的担当精神、战略定力、国际视野和长远眼光,成为推动企业不断做强做优做大的关键要素。

本文关键词:上市港口企业 标签:中远海运
声明: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中国港口网”“www.chinaports.com”的所有文字、图片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港口网所有,转载必究。若转载使用,须同时注明稿件来源和作者信息,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0条评论
    相关推荐

    头条

    特约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