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港口网 > 港航动态 > 运筹帷幄决胜风电“大片”

运筹帷幄决胜风电“大片”

来源: 中国水运网 发布时间:2020-10-29 9:00:00 AM 分享至:

“陶导,陶导,您真神了!现在风速已经8级了。”嵌岩施工员阚子龙大步走进现场指挥中心。施工现场海面上随风掀起片片白色的浪花,用于嵌岩平台辅助桩钢护筒施工的振动锤正被四个导链 “五花大绑”竖扣在平台上方,没有丝毫想要“逃跑”的迹象。“臭小子,我哪是什么陶导,毕竟咱们窗口期这么紧张,得随时关注气象海况信息学会预判。这80吨重的锤如果不提前挂起来,锤坏、油管崩裂,平台遭损,影响的可不仅仅是这一个机位,而是整体施工进度呀!”

阳西沙扒海上风电工程是广东省2020年重点建设项目,是粤港澳大湾区重点绿色能源项目。项目部承建的52台单桩基础、24台嵌岩导管架基础、23台风机安装及1座海上升压站基础施工,合同总价达30亿元,需在2021年10月前全部完成。施工难度大,任务重。作为南海最大风场的建设主力军,项目部秉承开工就决战、每天是节点的奋斗理念,紧抓寥寥窗口期,每时每刻都在上演施工“大片”。

“我们的施工现场在离岸最近距离约28公里、水深达30米的海域,浪高1米以上是常态,稍微起点风,便能达到两、三米,海况极差。”中交三航局阳西海上风电二期嵌岩项目现场负责人陶廷军介绍说。要想海上作业干得好,实现转变不可少。作为公司早期接触海上风电的陶廷军早已深谙其中门道。“陶总经常对咱们说要学会从看天吃饭转变为知天而作。插升压站工程桩那天就是,前一天还在狂风暴雨,大家都以为干不了活。结果早上6点,天气已缓和许多,陶总立即召开吊装策划会,首桩亲自操刀,不多不少10个小时完成4根斜桩插桩工作,随后又是一场大雨。”阚子龙回忆道。在他们眼里,陶总就像是导演,精绝地把控现场,他们就像演员,负责把“陶导”导演好的工作预演并尽力“演好”。“其实是老天在帮我们,不过老天只帮有准备的人。”当被问施工如此顺利的原因时,陶廷军如是说。“每天掌握第一手气象海况信息进行预判,加上现场团队的默契配合,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不过,现场也总会有“陶导”预演不到的小“彩蛋”。“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陶廷军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深水水下三桩植入式嵌岩施工在国内并无前列可鉴,由于嵌岩工程桩是个约200吨的“庞然大物”,陶廷军和嵌岩团队在最初设定方案时,将工程桩靠近上端位置加上一块封堵板,与底端封堵板形成一段空腔。既可满足设计要求,又可降本增效,一举两得。但由于用作防塌孔的嵌岩泥浆比重超出了预算值,首桩沉桩过程中浮力大于桩重,大家眼见着工程桩上下起伏,无法继续下植。“还未到标高,这么放着肯定不行的。”测量主管陶明说道。“当初留空腔是为了植桩,现在开空腔也是为了植桩。”陶廷军当机立断:“先把封堵板上部分的水抽完,潜水员下去在上面开个孔,咱们给空腔灌水,增加桩重。”按照“陶导”的临场发挥,通过在上端封堵板上开了20公分的孔,进行灌水处理,最终大家克服了工程桩漂浮的难题,首根嵌岩桩成功植入到设计标高。

桩成功植入标高,大家喜出望外,“首桩大片”杀青在即。可就在进行脱钩时,起吊工程桩的钢丝绳却卡在了钢护筒与工程桩之间。看着上不去下不来的钢丝绳,陶廷军焦头烂额,开弓没有回头箭,最终只能让水下施工员探寻卡位,将其割除。经过“预演”的方案为何会惨遭“滑铁卢”?原来,由于桩身限位块的存在,钢护筒与吊耳的活动空间仅有20毫米,导致在实际施工中,原定采用工作长度40米、直径78毫米、每边2股的“U”型钢丝绳,在脱钩时自行拧成了4股,这才导致脱钩失败。揪出症结所在,通过对索具的安全计算,将钢丝绳调整为单股“U”型,在确保施工安全的前提下,绳子再没出现过打结的情况。

如今,陶廷军带领嵌岩团队已将嵌岩“大片”整体进度条拉至30%。近期,他们将完成国内首个采用斜桩嵌岩形式的海上升压站导管架基础施工。“虽无经验借鉴,但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在大家的努力下,咱们定会顺利完成施工目标,填补国内海上升压站斜桩嵌岩导管架基础施工技术的空白。”陶廷军坚定地说。

  
本文关键词:港航动态 标签:风电
声明: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中国港口网”“www.chinaports.com”的所有文字、图片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港口网所有,转载必究。若转载使用,须同时注明稿件来源和作者信息,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0条评论

    头条

    特约撰稿人